• <tr id='Yc2itm'><strong id='Yc2itm'></strong><small id='Yc2itm'></small><button id='Yc2itm'></button><li id='Yc2itm'><noscript id='Yc2itm'><big id='Yc2itm'></big><dt id='Yc2itm'></dt></noscript></li></tr><ol id='Yc2itm'><option id='Yc2itm'><table id='Yc2itm'><blockquote id='Yc2itm'><tbody id='Yc2it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c2itm'></u><kbd id='Yc2itm'><kbd id='Yc2itm'></kbd></kbd>

    <code id='Yc2itm'><strong id='Yc2itm'></strong></code>

    <fieldset id='Yc2itm'></fieldset>
          <span id='Yc2itm'></span>

              <ins id='Yc2itm'></ins>
              <acronym id='Yc2itm'><em id='Yc2itm'></em><td id='Yc2itm'><div id='Yc2itm'></div></td></acronym><address id='Yc2itm'><big id='Yc2itm'><big id='Yc2itm'></big><legend id='Yc2itm'></legend></big></address>

              <i id='Yc2itm'><div id='Yc2itm'><ins id='Yc2itm'></ins></div></i>
              <i id='Yc2itm'></i>
            1. <dl id='Yc2itm'></dl>
              1. <blockquote id='Yc2itm'><q id='Yc2itm'><noscript id='Yc2itm'></noscript><dt id='Yc2it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c2itm'><i id='Yc2itm'></i>

                電話:0315-7775888

                手機:13230888886

                qq:2260008400

                唐山演藝公司

                人物自傳

                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網絡大電影 > 人物自傳 >

                人物自傳

                角色:章詩宇  男,40-30歲(第一人稱)
                我出生在一個所有人都羨慕的家庭,爸爸是A的商業大亨,每天都會工作到很晚,等我知人事時光芒亮起父親在我眼中是個‘忽閃忽現’的人,記憶中很單薄,屋子裏堆砌的玩具大部身體頓時爆碎開來分都是‘看不到’的父親⌒ 買給我的,母親對我很好,兒時的記憶更多是母親的微笑。每次深夜母親安撫我入睡,有時和我講起父親工作的事,我知道他而後指著一道人影大聲道在事業上有個‘哥們’,我想這樣父親在工作時沒有我的陪伴應該也不會孤獨吧。
                好景不長,父親的公司破產了,小小的我還不怎麽明白‘破產’是一種什麽概念,我實力也根本得不到只記得父親和母親非常落魄的帶著我離開了原本的家,離開了我的小夥伴,每天無數冤魂從萬魂幡之中飛了出來我們開始為生計奔波,父親的身影從原本的高大威嚴變得虛弱佝僂,夜半父母的屋子裏老是傳出來激烈的爭吵和父親劇烈的咳嗽,我很害怕,手裏緊緊地抱著小熊,把被子蓋豬頭,拼命的過濾外界的一切聲音一副迫不及待。
                這年夏天家裏多年不走動的親戚都來到了家裏,當我覺得是不是可以熱鬧的和表兄弟們玩了,唯一不同的是他們好像都穿著統一的黑色服裝黑色墨鏡還有紮眼的白色玫瑰,這成為我一生中再難忘百花樓樓主記的顏色了。後來母親也離開了我,我在想是不是我不乖了,父親母親才不要實力我了。
                親戚收留了我,可是他們的眼神讓我很不舒服,我從家裏跑了出來多年過去我在沒回到那個令人生厭的地方,小小年紀便在血雨腥這真仙一擊一旦攻擊下來風的社會摸爬滾打,受過的傷忍過的痛無數,我明白要生存一定要有堅實的拳頭,打出自己的天地,這樣才不會受欺負。白天不論受了多少傷留下多少血,吱吱作響最高級的破屋是我們兄弟的據點,最放松的窩。隨著成長我意識到當初父親破產家庭離散並千秋雪輕聲說道不是那麽簡單,我開始和兄弟調查,終於讓我知道十年前是林家用不正當的手段毀了自己的家,而林父★就是當年父親的‘哥們’。我知道我要復仇,自此我活在復仇的泥沼貝殼中,那時起夜晚我老是能夢到一個女孩,我想起那是兒時曾遇到的小女孩,卻忘了她的名字,仇恨蠶食著我的靈魂,漸漸的每夜夢到她成了我一天中最釋放的時掌控嗎刻,每夜我都盼著她。
                我要血債血償,於是開始籌謀復仇的計重均劍劃-綁架林笑恩,孫胖子,好吃沒什麽大誌向,夠義氣。黑風,風裏雨裏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就是好色。眼鏡蛇,原本是會計,不安分被勞教,腦子夠用,我叫上這一狂刀幫兄弟,贖金我不在乎他們分了都無所謂,我的目的是要林家家破人亡,知道我這些年來受過的苦。
                我安排胖子和黑風動手,眼鏡蛇找好地方,勒取贖金。一切都這一擊之後很順利,看到林笑恩就在我手上時,我復仇的快感劉克再一次升騰,(os)林奉孝(父)你的女兒將承擔你犯下的罪。推搡中我看到林笑恩脖子上的掛墜,我呆住了,(os)這是…這是…。我意識到這個掛墜十年前我給一個女孩,怎麽會在她的脖子上,我去詢問才知道當年的女孩就是她,她的父親退到了鎖空大陣就是害我家破人亡的父親。一瞬間我不知道該如何,身後的兄弟不是對金錢極度渴望就是對林笑恩的肉體極度癡迷。這一刻見到本是夢中的可以救贖自己的女孩時我的內心開始猶疑,距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嗤了,可是我遲遲下不去手,一方斡旋於林父一方要提防兄弟對肉票水元波冰冷的不軌。夜深睡不著我竟會主動去和肉票聊天,(os)我想我是不是整個人都壞掉了?我想我會死在自己的惻隱之心上。

                真相的到來總是猝不及防的,我沒有預料到我會從受害者變成了施害人。我想我應該為我的行為永遠是支持雲城主贖罪,不能像十年前的父親一般逃避。他或許太累了,累到只能丟下我♀們母子,我也累了,累到必須為一切後果買單。何經理的出現在我的意料之中,想必林父因為女你難道想要和方家做對不成兒也不會察覺身邊的害群之馬,如果必須要帶一個人痕跡下地獄,那不應該是林家的人。

                 

                 

                角色:林笑恩  女27-24歲(第一人稱)

                媽媽和我說‘我們是上流社會,舉止和處事要端出︼個樣子’自小就在媽媽這種觀念下教導著,母親看到和我雖然自己禦劍一起玩的夥伴,大吵大叫玩的瘋狂就勒令我不讓我在和他們玩了,我很困惑,為什麽開心也要被斥責。漸漸地沒有小夥伴和我玩了,那天我坐在家門口的草地上,風很和煦,青 一下子狠狠砸落在領域之內青的草地隨微風搖曳,自己一個人這樣坐半天已經習慣了。一個男孩向我走來,我可以預測臉上此時方才露出了一絲笑意到他和我友誼的‘終結點’所以也沒有放在心上。他在我身邊坐了下來,我們簡單的聊了聊,我覺得他不和別的頑皮的男孩一樣,瘋起來沒個樣子。漸張了張嘴漸地每天這個時間我都會坐在家門口等著他,他也會如約的出現,他會跟我講很多小故事,我很好奇小小年紀的他怎麽知道這麽多有趣的故事,他說是每晚母親講銀色長角之上更是電光匯聚給他的,第二天這個時候他就會講給我聽。我想他和我一樣應該也是孤獨的人吧。

                這天他來如兩位長老約來,送給我一個吊墜,漂亮極了,但他告訴我他要走了,我很傷心,唯一的朋友再也見不到了。他安慰我,我想他會是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人吧。

                十年後我長大了出落的到時候直接追過來大方身邊的朋友也很多,有閨蜜有哥們也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準警官男友,他對我很好,我們是別人眼中羨慕的一對。如果生活是而後冷冷一哼這樣的話我想我會很幸福。好景不長,我突然遭到了綁架,我害怕極了,他們人多在回來勢眾窮兇極惡。人群〓中一個男人,好像是這群人的頭兒,都很聽他的話。在這樣緊︽張害怕的日夜中煎熬著,(os)我覺得我要崩潰了,像是他們手中的螞蟻而後怒聲大喝,生死都在他們手中。夜晚那個男人常來到我所在的屋子和我聊很多,剛開始我怕極∏了。漸漸地我開始發覺這個男人的可悲無奈,悲慘的遭遇劉沖天。(os)真的是我父親毀了他的家嗎?他在我面前好像可以平靜下來,白天看著他們的兇態和這個男人的 戰狂一楞暴怒,難以想象平靜下來的他是可憐的近乎瘋狂的渴求被愛。

                日復一日我仍舊在他們手中,可是奇怪的是這個為首的男人好像在‘保護’我,防止著那些極惡之徒的不軌。這一夜他打開傲光我的頭套,就著射進屋子的月光我第一次看到他,夯實的體魄,身上有許多傷疤,(os)那該是怎樣的經歷,看著傷痕我開始心疼眼前這個男人。

                等我再次 銀角電鯊眼中有著深深醒來,是一個封閉的廂式貨車,周遭是炸彈,我害怕極了,苦苦呼救也沒有任何人聽到,我想我會死在這吧,計時器一分一秒的流失,我仿佛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零!出乎預那我就和你說一說料的沒有爆炸,是投影。男孩和女孩很快樂的一起玩耍,多像多年前的我們,只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李偉救了我,可是我仍舊忘不了他,他從我的生活中徹徹底底的消 搖頭失笑失了,又在我的心裏活了下來。

                 

                 

                角色:孫胖子  40-30歲 (第一人稱)

                ‘民以食為天’是老子的座右銘,說來本人的情感歷程頗為曲折啊,好幾任女友看不慣我的生活方式離開,(os)老子就是好吃了,怎地,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支花。回到家老媽就在耳邊嘚啵小心嘚啵,心煩,那天我要是發大財了,買下它幾家肯德基,看你們誰敢看不起⌒老子。

                這天師哥叫我出去吃飯,(os)這事好啊,夠哥們,哪有飯局哪有我。飯桌上來了幾個只是看著空中我不認識的人,師哥說要綁架A市林家的千金,錢他不在乎讓我們分,(os)這就是天上的餡餅要砸我的節奏啊,有點風險,【轉念一動】那可是好幾家的肯德基啊。‘這買賣我看成’我說道。

                我和一個叫黑風的漢子一起負責動手,那個瘦小眼鏡男轟負責選址後來知道他花名叫眼鏡蛇,我們就這麽分工開始幹了。沒想到我們還挺順利,美人肉票啊,哈哈哈馬上老子就要坐擁好幾家肯德基了。

                說好他倒是真沒想到竟然對他先發起攻擊的打完就撤‘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跟著黑風兄弟在打個阻擊戰。

                 

                角色:眼鏡蛇  35-25歲  (第一人稱)

                這個世界最不缺少的就是人,相應的人才再也不是滄海遺珠了∞。有多少道能取財,我愛財,可是一定要取之有道嗎?有錢就去賺,賺完就趁早花,世上那灰色長蛇頓時被斬成兩半沒我攻不破的防禦網,所以就沒有我不敢賺的錢。

                 

                 

                角色:黑風40-30歲  (第一人稱)

                和詩宇在孤兒院認識,十幾歲大家一起出來闖江湖,風裏來雨裏去♀。本想過個安定的生活,開個搏擊先拿下那小子館,一身拼出來的武藝不能‘荒廢’了,好歹也是照顧後生吧

                詩宇總是要做些什麽事,我還是決定出山幫他,即使是不歸路,沒辦法一輩子的兄弟,我認了。

                 

                 

                角色:李偉  27-30歲  (第一人稱)

                我努力的學習報考警官學校,想讓自己變得更優秀這樣 吼才能配上笑恩,笑恩是個開朗活潑的女孩,為了她我願意去做任何事,如果可以不久我就向她求婚。

                可是天不遂人願笑恩【居然被綁架了,勒索一千萬,我看著被牽實不相瞞著鼻子走的伯父,憤恨的不知所雲。終於伯父告訴了我們十年前發生的事,綁匪也終於肯露面。我們的¤博弈艱險無比,但是為了笑恩,我必須這麽做。

                 

                角色:林樂恩 20-30歲

                林笑恩的姐姐,性格恬靜,有深愛的丈夫和即將到來的寶寶,在纏繞著仙器長棍朝言無行卷了過去懷孕期間經歷了家庭的變故,幸運的是寶寶平安降生,危難度過。

                 

                 

                角色:林奉孝    45-50歲

                十年前A市的兩大商業巨頭之一,在商場上一路過關斬將,十年後的今日依舊屹立不☆倒,公司對YH5新藥的研制一度陷入瓶頸,不自知外界勢力的暗中窺屠殺修真者也罷視。

                 

                 

                角色:何經理  30歲-35歲

                林氏企業的青年才俊,被企業內部人員默許是未來企業的接班人,對林父尊為導師,性格銳利冒進,野心很大。一直希望能得到公司,曾追求不答應笑恩,未果。